返回

重生之农门娇女

首页

fhxiaoshuo.org 更换新域名,请书友记重新收藏 m.fhxsz.com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90章 义诊复诊
    义诊,为百姓解除病痛,怎么可能没有圣水。

    于是,别管有病的,没病的,挤的是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病弱之人,当然挤不过身强体壮的,所以,一开始排在前边就诊的,都是无病之人,甚至开口就求赏赐圣水,连装水的瓶子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程大夫同疯爷相处时日久了,这脾气也是火炭一样,坐在桌子前,一连接诊了十几个这般的,他就急了,直接去寻了林安。

    “林大人,您赶紧想办法吧。来的人根本不是看病的,都是讨要圣水的。他们这些人闹起来,就算不出乱子,也挡住真正的病人!这般下去,一日也诊不出一个真正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果然,话音未落,人群里已经闹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上前一看,一个医科学子气得脸色通红,他的桌子前,一个壮汉已经躺倒在地,一边打滚一边哭嚎,“哎呀,大家都来看看吧。都说林家是大善人,结果都是骗人的啊!我家老娘要病死了,就等着圣水救命呢。但这大夫就说没有,说不定圣水就被他偷偷喝光了!”

    那学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恼道,“你母亲病了,你可以把你母亲背来,不论什么病都要先检查。你根本不答应,上来就要圣水!你要是想给你母亲喝,我也不说什么,但是你拎了一个水桶!你哪里是想给母亲喝,泡澡都够了!”

    说着话儿,他把脚底的一个木桶踢了出来,居然还是个新桶,装个几十斤水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那壮汉理亏,不但不道歉,愈发闹的厉害。

    林安脸色铁青,回身吩咐他的常随,把人绑了,带下去问清楚。

    这常随是半年前从最早投靠过来的江湖人里选出的,武艺不见得最好,但为人忠心,一直跟在林安身边,也是防备有人下毒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想,今日第一次大显身手居然是对付一个地痞无赖。

    他上前,一脚踩住壮汉的脖子,壮汉立刻涨红了脸,想要挣扎却喘不上来气,直接憋晕了过去,他这才把人拖走。

    于是,不费吹灰之力,一场小风波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林安也不看惊疑不定的百姓们,只对那学子说道,“歇息两刻钟,家里护卫到了之后再开诊脉,有捣乱的,直接打出去!我们林家是积德行善,但不是任人欺辱!你是学院出身,天子门生,朝廷官员面前都可以不行礼,谁敢冒犯,只管处置!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那学子拱手行礼,挺直脊背回去帐篷喝茶去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一时被晾在门前,面面相觑良久,有人悄悄就藏起了手里的水壶之类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般,当真执意要问诊之人就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,国公府的侍卫就赶到了,一个义诊帐篷外十个,就足以傲视群雄了。毕竟这可是上个战场,杀蛮人如同砍柴一般的勇士,一人对上十个普通人都是绝对完胜。

    大夫们放了心,立刻投入了工作。

    农人们,一辈子辛勤劳作,但凡有些小毛病,轻易不肯花费银钱去诊治。除非到了抗不过的时候,才会小心翼翼要药铺问问。有些甚至为了省点儿银钱,寻个野医买点儿药吃。

    于是,几乎很多村子都有因此过世之人。

    这次,医学院义诊,不用花费诊金,就是药材也会赠送,百姓们自然高兴。

    有年轻时候受伤留下病根儿的,有风湿骨痛的,有眼睛半瞎的,也有咳嗽成疾病的。

    医学院里,这两年也没少琢磨新药。其中就包括各色膏药,但凡骨病,就发几贴。其余小病症,就开药方,抓药吃一疗程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当真有大病不可治的,或者当真需要圣水,大夫就会吩咐一边负责记录的小帮手记录下来,然后请病者先行回家,过几日去家里详细诊疗。

    小帮手就是粮囤村小学堂的小学童们,一来恰巧赶到休沐日,二来村人们也都希望孩子们多掺和这样的善事,让孩子们多看看人间疾苦,也更加珍惜眼前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而这些孩子们也不负众望,写算记录很是认真负责,绝对胜任帮手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这般,大半日下来,帐篷外围拢的闲人少了很多,问询赶来看诊的病人倒是多了。当然也有不甘心之人,远远观望着,时刻准备发现情况就跑去通风报信儿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直到日落,第一日的义诊顺利结束。除了留人守着帐篷,其余人都回了村里。

    林家的饭桌儿说起来,都是感慨人心不足。

    而同样,那些拿了大夫开的单子,等着复诊的人家,晚饭桌上却是人人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有家的小孩子早产,如今七八岁了,却同旁人家里三四岁的一般大小,常有病痛,今日特意由爷爷背着去求医,最后却被原样背了回来。

    孩子奶奶和娘亲就忍不住抹眼泪,“这大夫到底是什么意思?不是说医学院都是杏林圣手吗,绝症都能救活了。怎么就不给我们虎子看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给看,是大夫让回家等着,以后到家里来复诊。”

    孩子爷爷也是悬心,低着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复诊,怎么当时就不能诊断呢?”

    孩子娘哭得更厉害了,惹的一家人都是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正这个时候,突然有人在门外问道,“可是王老三家里?”

    “哎,是,是谁啊?”

    孩子爹去开了门,迎进来一个跨刀侍卫,全家都是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侍卫并未走进,拱手行礼,说道,“我是粮囤村的护卫,奉命前来复诊。”

    复诊不是应该大夫来吗?

    王老三一家都是疑惑,但也不敢反驳。那护卫见此,又道,“请把白日里的单子拿出来,我需要查验。”

    王老头赶紧从怀里扯出一张纸单,那护卫验看过了,又拿出一个小本子,翻开几页之后,仔细观瞧孩子,确定无误之后,这才小心从身侧扯出一个模样古怪的水壶,水壶的盖子就是一个小杯子。他把壶里的液体倒了一杯,说道,“这是圣水,补充先天元气,去病强身,我要亲眼看见这孩子喝下,才好回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孩子娘有些迟疑,怕对孩子有坏处,王老头儿却对林家是一百二十分的相信,赶紧推了孩子上前。

    孩子倒也乖巧,一口喝干,末了还舔了舔嘴巴,很有几分喜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