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之农门娇女

首页

fhxiaoshuo.org 更换新域名,请书友记重新收藏 m.fhxsz.com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93章 欢喜
    有人鼓了半天勇气,想要反对,新皇也已经一招手,漫天的花雨落下,仿佛九天之上降下祥瑞,花香阵阵。

    有臣子带头跪倒,高深喊道,“吾皇威武,大元威武!”

    “吾皇威武,大元威武!”其余众人不论高兴与否,都只能跪倒,一同高呼。

    被后世的诸多影视剧,无数次诠释描写的始皇帝登基,大元开国,就这么草率又绝不可更改的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老爷子和姚老先生都是跪在文武百官的前列,这会儿互相对视一眼,眼底都是有泪光闪动。

    一个是为了孙女所托可靠,一个则是为了几次许下的诺言终得实现。

    仪式冗长又繁杂,新皇这番话传到外边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。

    所有诰命女眷都跪在一处,望向董氏和冯氏的目光恨不得化成刀子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肚子疼一次,她们也生的女儿,精心养大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,为什么连个接近新皇的机会都没有。但林家的姑娘却别新皇放在心头,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一般,还在这样的登基大典上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以后,即便谁想使些手段把女儿送进宫,都是不成了。因为就算爬上了新皇的床,也绝对不会有命活下来。因为新皇的威信不容冒犯,皇帝不能犯错,不能自毁誓言,犯错的自然就是女子…

    董氏和冯氏、周心秀,婆媳三个可是不管旁人如何想,忍不住齐齐在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娇娇没有白吃那么多辛苦,皇上没有辜负她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我的娇娇,熬出头了,呜呜,可算是熬出头了!”

    东宫里,朱嬷嬷等人更是抱头痛哭。她们一生荣辱,甚至性命都是系在主子身上。特别是之前主子在湖州,皇上在西征,他们留在宫里,虽然有万全照料,有家里人手经常来往,但多少还是受了一些委屈,最难熬的就是提心吊胆,怕主子出事啊。

    如今好了,主子的皇后之位,被记入了大元开国誓言,就是再也无法更改。

    二十皇子一身素白袍,安静跪在台阶下,朝着光明殿的方向,安静又乖巧。几岁的孩子,神色间却带了几分迷茫和麻木,惹得花婆婆很是怜惜。

    这孩子自从那晚送来东宫,就没开口说过话,给饭就吃,抱上床就睡,伺候起来极容易,却也越发让人看着心疼。

    “小殿下,皇上和皇后都是心善之人,您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二十皇子不应声,低着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花婆婆就召来喜儿和寿儿,“你们带殿下去歇一会儿,这也跪了两个时辰了。不好跪坏了膝盖,咱们主子最是心善,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儿责怪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婆婆。”两个小丫头年岁不大,也是爱玩的时候,大孩带小孩儿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朱嬷嬷上前,同花婆婆站在一起,笑道,“主子这会儿怕是还没得到消息呢,忙过今日,咱们还要把凤翔宫那边仔细查一查,主子回来就可以安心待产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听老妹子的,论起宫里的这些规矩,你可是比我清楚太多了。待主子生产之后,小主子们过了百天儿,我就要出宫去了,以后就要老妹子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尽心伺候主子,老姐姐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,往日那几分互相别苗头的意思也就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粮囤村里,确实还不知道登基大典上的惊天喜讯,但却有另一个好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林大江带了船队从太平港回来了,话说林平先前带了水师驰援京都,太平港所有人就都是提心吊胆,吃睡不香。

    最后一向老实憨厚的林大江忍不住了,坚持要了一艘大船,打算赶回京都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太平港已经发展的规模足够大了,多他一个,少他一个都不会有太大区别。但京都那边却是危急,他身为林家儿孙,不能在这样的时候,躲在外边。

    即便退一万步,形势不好,林家有灭门的风险,他也要同父母兄弟一起。否则独活的日子,就是煎熬。

    正好林荣和刘氏回到了太平港口,他就张罗着即刻出发了。

    玲珑和田甜,余欢几个,先前因为生产或者孩子还小,被婆婆们留在太平港,日子虽然自在,但也无时无刻不在惦记京都家里。

    于是,她们齐齐找到二伯,闹着要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林大江自然不同意,但儿媳侄媳们坚持,他实在无法,只能把林荣和小荷留下坐镇船厂,海女坐镇石堡和各处作坊,然后,他带足了人手,又偷偷去寻林德要了些炸雷,这才开始赶路。

    结果,半路就遇到了林平的船队,听说京都危机解除,太子殿下登基,众人更是欢呼,日夜兼程赶回。

    娇娇大着肚子,高兴的差点儿跳起来,想要亲自去码头迎接,结果家里家外所有人都是死命拦着,生怕她路上有个颠簸。

    娇娇无法,还想要哥哥们代替,但家里家外只剩了一个林保。

    林华在北茅,林礼林贵在外边建山神庙,林安和赵三生陪着长辈们在宫里,就是林仁都在城里铺子,林佳坐镇国公府,林园和赵三生去深挖为虎作伥,帮助太后坑害湖州的江湖人去了…

    说来说去,家里只剩了一个林保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去码头迎一迎二叔他们吧,最好开着小红,后面拖个车厢,最好把二叔和嫂子孩子们先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娇娇抬手就把小红车从空间放了出来,连同一个四轮的车厢。这车厢是学子们这些时日闲着无事,合力打造的,除了不能自己跑,倒是设计的很是不错,挂在小红后边,试验了几次,多拉上七八个人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林保虽然也会开车,但一直让给弟弟们玩耍,他都是很少有机会摸方向盘。

    但凡男子,哪有不喜欢车的。他有些跃跃欲试,但又担心把怀孕的妹子放在家里。

    “不成,还是请胡叔去码头接一下二叔吧。家里只剩了你自己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剩我自己了?不是还有胡叔,还有花开她们吗,再说还有满村的乡亲呢,哪个也不能让我受了委屈。再说,你早点儿把二叔她们接回来,爷爷他们回来该多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娇娇开口撵人,“你快去吧,大哥,我这就给城里送信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