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之农门娇女

首页

fhxiaoshuo.org 更换新域名,请书友记重新收藏 m.fhxsz.com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98章 亲迎
    众人都是欢喜,也不闲话儿,一窝蜂的回家去准备行李了。京都繁华,自然是比北茅热闹,但北茅可是他们出生长大的地方,而且如今也算日过得不错,衣锦还乡总是让人期待和骄傲啊。

    老爷子回去大院儿的时候,董氏和冯氏等人也在忙碌。明日,娇娇也要回宫了。

    预产期马上就要到了,再不回宫,孩子就要生在林家了。

    董氏帮忙整理孩子的小衣衫,总觉得不够,就道,“这几日还是要多做几套,这小被子才十二套,万一孩子尿湿了,都没有替换的。”

    冯氏赶紧应道,“好啊,玲珑几个也都回来了,人手更多,再做几套也容易。”

    娇娇忍不住开口拦阻,“奶奶,娘,这已经够多了。衣衫几十套,被褥十二套,怎么都够用了。别人家里,有两套就成了,咱们家孩子又不是三头六臂…”

    “呸呸!童言无忌,大风吹去!”

    冯氏狠狠瞪了闺女一眼,恼道,“傻丫头,怎么什么话都乱说。赶紧给我住嘴,都要当年了,也不知道忌讳!”

    董氏这次也不娇惯孙女了,帮腔道,“对,对,可不好说这话。咱们家孩子好着呢,必定健健康康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    娇娇赶紧投降,老实做个闷嘴葫芦,任凭家里人忙碌,半点儿意见不敢有。

    周心秀性情温柔,怕侄女不高兴,就道,“别怪家里太小心,你宫里再如何拾掇,总不如家里安心。早年有人要害孩子,就有往孩子被褥和衣衫里偷偷放针的,甚至放病死孩子被褥碎棉花的,真是什么坏心都有。不能不防备!别说这些东西,就是以后,两个孩子所有衣衫用物,家里也都包了。我们这么多人呢,一人一月做一件,也二十件了,足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娇娇这才知道家里人用心良苦,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她回宫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,四婶儿,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小心。再说还有花婆婆和朱嬷嬷她们帮忙看着呢,等我出了月子,把宫妃们都送走,宫里就清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是正经事。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也放出来一些,换些新人手进去。没有人收买他们,心思也就简单些。”周心秀手里检查着生产时候要用的白色棉布等各色用物,又道,“另外,两个孩子以后的近侍和护卫,还有陪读,都要尽早挑选。总要寻人看几年,清楚品行,才能放到孩子身边…”

    正巧老爷子从外边进来,听得这话就道,“这个不用担心,等娇娇出了月子,我就回北茅住一段,看看有好孩子就带回来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想起要回北茅?”

    董氏问道,老爷子就笑,“是老二说要回去看看,村里几个老伙计也要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会儿正是农闲,回去走动一趟也好。老三一个人在那边,我也是惦记。等我拾掇一些东西,让老二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董氏嘱咐林大江,冯氏也道,“我也做点儿老三喜欢吃的干肠,一并带过去。他愿意喝几口,这个下酒最好。对了,还有方家,也要送一些,否则老三也吃不消停,方杰肯定要抢一半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起方杰,也是笑,老爷子就道,“放心,娇娇要生了,方杰说不定没几日就要赶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氏想起一事,应道,“爹不说,我倒是忘了,清雅昨日送信来,说方杰一家子都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家里可热闹了,记得让人去拾掇两间排房,方杰那脾气,怕是不喜欢住城里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同方杰可是忘年交,喝酒很是投脾气,说着说着就改了主意,“后山的花开了,干脆拾掇一栋小楼好了。我带他去桃林挖酒坛子,直接就喝了,那多痛快。”

    娇娇听得心痒痒,真是想在家里多留几日,但到底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,她如今在宫里是皇后,可不是处处要受制约的太子妃了。以后家里人入宫都方便,就是她想出来也不是不成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也就宽心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宫里的仪仗就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举行封后大典,但人人都知道,这是皇上心疼皇后身子重,不舍得她辛苦。只要不是傻子,都不敢怠慢半分。

    就是一辈子没有封后大典,皇后也是后宫唯一的女主子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是万全过来,没想到居然是皇上骑马引着车队,凤辇上伺候的是朱嬷嬷和花开。

    林家人欢喜,村里村外也是跪了一地的百姓和村人。

    娇娇偷懒,没有穿凤袍,甚至衣裙都不是绸缎的,只是素色的纯棉宽松襦裙,但依旧显得肚子出奇的大。

    夜岚小坐了半个时辰,待得东西装完,这才扶了娇娇上凤辇。董氏和冯氏等人还是舍不得,隐约红了眼圈儿。

    就是普通百姓家里的闺女出嫁后,回趟娘家都是不容易,更何况娇娇嫁的还是皇家。

    相对来比,娇娇已经很不错了,回来一住就是这么久。

    但手心里托着的宝贝,无论交给谁都是舍不得啊。

    幸好,夜岚也是林家长大的孩子,太明白家里人无条件的溺爱,就道,“奶奶,娘,你们先把家里安排一下,过两日,朕让人来进门进宫。娇娇生产时候,我不能进屋陪着,还要辛苦你们守着。有家里人在旁边,她也不会太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一定去陪着。”

    董氏一迭声的应着,冯氏也是惊喜的掉了眼泪,家里老少都是放了心,这才送了车队走远。

    夜岚弃了骑马,同妻儿一起坐凤辇。天气热,凤辇的窗子换了素色的窗纱,半透明。两人一边说着闲话儿,一边赏着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稻田里,一片翠绿,欣欣向荣,生机勃勃。农人们脸上都满是灿烂的笑,丰收一直是他们最大的欢喜和盼望,空气都好似泛着甜意。

    一阵困倦袭来,娇娇就依靠在夜岚怀里睡着了,肚里的孩子悄悄鼓起一个小包,被他们的爹爹立刻轻轻拍了拍,孩子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李福听得车辇里安静下来,立刻机灵的给旁边跟着的小太监打了手势。

    小太监带了几个侍卫,迅速提前跑回城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京都,就像被施了定身法,突然就安静下来。小贩的叫卖声,伙计的吆喝声,过路的车马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辇骨碌碌走过,无数人趴伏在地,也有人耐不住好奇,蹊跷望向那纱帘后的女子,被整个大越羡慕的女子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