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穿书后她成了全能爱豆

首页

fhxiaoshuo.org 更换新域名,请书友记重新收藏 m.fhxsz.com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6章 减淡
    “卧槽!这...”陈繁看到未言的第二第三个过弯连话都说不出了,把机器往懿洺手里一塞,回头拉上未言的手臂:“嫂子,不是,老师,你收我为徒吧,我简直就是个菜鸡,也不知道刚才是哪来的自信。我错了,嫂子你给我个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未言看陈繁这样愣了一下,她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,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赛车。

    懿洺把手上突然多出来的机器往顾司御手里一塞,过去把陈繁的咸猪手拿开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对,洺哥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就是觉得嫂子厉害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繁解释了一句视线又回到未言身上,一脸诚恳地看着她:“嫂子,你能答应我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下次有时间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告诉我,我立马从国外飞回来。”

    未言听到他说飞回来,想到他还在读研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什么时候上课?”

    陈繁大手一挥:“上课那边我会安排好的,只要你有时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

    行,那我以后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嗯嗯,”陈繁点头如捣蒜:“嫂子既然说好了你可千万别忘了,我会经常发消息提醒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发给我就行了,我替你提醒。”懿洺插进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发给你怎么行....”陈繁说到一半感觉洺哥看他的眼神变得危险了,立马住口,“好的,没问题,我就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懿洺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聊完这一段,陈繁又非要拉着未言陪他再跑两圈。

    这两圈他可安分了,老老实实跟在未言的车后面,看着她跑,一个细节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其实他更想坐进未言的副驾驶,不过想了想洺哥应该不会允许的,他也没敢问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赛场,一直跑到了天渐渐沉下来,陈繁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场地,其他三人走在前面,他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“洺哥,我们现在回酒店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你上次的拼图拼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拼完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你要是喜欢我下次多买几个给你带回国。”

    未言觉得这些拼图拿来消遣也还不错,没驳了他的好意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太客气了嫂子,跟我不用客气。”陈繁成功讨好了未言,高兴地很。

    回了酒店后,他们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懿洺未言一起继续拼拼图,而隔壁的顾司御则被陈繁叨叨了一晚上,跟打了鸡血一样。

    顾司御听了几个小时,太阳穴突突地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旌寒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傅总,顾司御他们好像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正面对着落地窗看夜景的傅旌寒转过身,抽了一口手里的烟,吐出些雾。

    “无妨,本来这一步就是个铺垫,后续做得隐蔽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助理把手上的文件放到旁边办公桌上,“还有几份文件我给您放在桌上了,明天一早我来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金小姐呢?”

    “她说九点半会在酒店房间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再见。”助理报告完就退下了,诺大的办公室只剩下傅旌寒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把手里的烟抽完,眼神隐晦,没想带顾司御的洞察能力还挺强的,这么快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傅旌寒回到办公桌,把刚才助理放下的文件处理了一下,关了灯离开,驱车往酒店去。

    今晚又有女人主动送上门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几天后。

    顾司御和陈繁走的那天懿洺向剧组请了假去送他们。

    男主角不在场未言一个人的戏也都拍完了,所以导演给她放了假,让她调节、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正好,她能抽出时间去给店铺拍代言广告。

    曹殊已经把营业执照等等的一些证件办完了,他们的店铺名也定下了,叫“减淡”。

    取了简单的同音。

    拍摄当天曹殊也到了现场,不过她只是过来看看,顺便和未言商量一些事。

    上次未言就答应过造型师和摄影师要送她们饰品,之前寄了一次,这次未言又让曹殊把每个系列都来了两份过来,送给她们一人一份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这个品牌的产品吗?”造型师对这五组饰品爱不释手,自动拿到后视线就没离开过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还没有发售,先给你们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设计的吧。”设计师指向手里的一组,她当了这么多年的造型师,每个设计师的风格还是能摸透的。

    未言看了一眼,点头:“右边三组是我设计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设计的产品能不能给我一个成本价,我实在是太喜欢你的作品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顺便也可以帮我们宣传一下。”

    未言知道这个造型师很有名,特别是他们那个杂志,圈内大大小小的艺人都会去拍,这个免费的宣传她必须拿下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造型师答应的很爽快,“只要你给我们友情价,我和我们摄影师一起帮你宣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定了!”

    未言和造型师、摄像师聊完进入了正式拍摄。总的来说今天的进度很顺利,速度也很快。

    拍完广告未言请摄影师和造型师一起去用晚餐,期间询问了她们开业当天的到场意向,摄影师和造型师都没有思索就一口答应了,表示当天一定会到场。

    晚餐后未言送两位回了她们的酒店,在往自己的酒店开。

    开到半路未言的手机响了,她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面色一变,打开蓝牙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未总,我刚才无意在网上查到了和您有些关系的消息。”对面人说的是E国语言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未言也用E国语言与他交流,她的E语很标准,因为她当时读研就在E国,三年考出了这门世界上最难语言的最高等级证书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在查资料的时候无意看到您在国内拍的那部戏的资料,里面有个演员叫汤祺渲,您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查到的可靠消息,她一开始进组的时候是陪监制睡了一晚换来的机会,但这不是重点。她杀青之后的丑闻曝光是人为的,有人要她永远上不了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