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穿书后她成了全能爱豆

首页

fhxiaoshuo.org 更换新域名,请书友记重新收藏 m.fhxsz.com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7章 偏爱
    对方接下来说了一长段话,未言听着,脸上不知为何染上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她听完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要继续往下调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未总您先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的时候车子正巧到了酒店,未言利落地把车子倒进停车场,拿上自己的包下车,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未言打开酒店房门的时候懿洺正在门口整理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今天去机场送他们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很顺利,你呢,去拍代言累不累?”懿洺看出未言的情绪很高,连带着被感染到,嘴角也带上了笑。

    未言摇头,走过去在客厅沙发上坐下,向懿洺勾了勾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懿洺听话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背着我做什么?”未言笑得妩媚。

    懿洺第一次见她这么攻的一面,自己明明再被提问却有一种被调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背着你?”懿洺仔细想了一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未言柳眉一挑。

    这一挑直入懿洺的心房,他再往她身边坐了坐,用同样摄人心魂的眼神看着她:“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未言看着面前男人四处散发的魅力,也往前贴近,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上。

    她声音放轻,只他们二人听得见:“我只相信我们是天生一对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勾唇邪地一笑,说完就想往后退,却被懿洺更快的动作抢先一步捉回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轻抚着她的栗发,微微用力抵着,两人柔软的唇瓣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懿洺并不知道未言那句话与前面的问题有什么关联,他只是觉得很动听,加上她最后丢下的笑,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吻技越来越娴熟,从一开始的辗转厮磨到现在的唇舌交缠,这也代表着两人逐渐拉近的关系。

    一吻毕,未言的脸又不受她控制地染上了绯红,懿洺看着她水润的唇瓣,粉嫩粉嫩的,真想再吃一口。

    他邪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,右手搂着未言:“未言,在我之前你还有过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没有。”懿洺马上也回答了自己的问题,在对她表忠心。

    听到未言的回答懿洺很高兴,松了一口气似的,整个人都放松了。

    未言看他的反应觉得不太对,坐直了身体,看着正靠在沙发靠背上的懿洺,眼眸微眯:“你一直觉得我有过前任?”

    懿洺听她这话也反应过来了,赶紧解释: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应该有很多男生追过你。”

    未言略微回忆了一下,原身从小到大的追求者确实不少,不过她都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吗?”懿洺看她没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未言回神,跳开他的问题,直视他的眼睛:“除了你,还没人配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懿洺微愣片刻,然后同样开口:“除了你,再没有其他人能得到我的偏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偏爱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是我从小到大唯一动过心的女孩,”懿洺把未言的手放到自己手腕的动脉上:“感受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脉搏?”未言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,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跳会加快,除了你再无其他人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未言抬眸一笑,这个笑包含了太多的含义和她溢于言表的感动,只有懿洺能看懂。

    两人在沙发上相互依偎着,直到天色全黑才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平时在外面都能独当一面的两人在遇到彼此的时候放下了一切,只想享受在他们俩单独的静谧时光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两人都没睡觉,分别拿出自己的笔记本,不知道再做些什么,只知道他们睡下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。

    隔天两人的对手戏在晚上,但懿洺下午还有一场单独的戏。

    这个安排很奇怪,因为是未言和导演商量好的,现在离懿洺的生日没几天了,她要去准备一下他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等懿洺去剧组之后未言也离开酒店了,她约了曹殊去哥哥公司旗下商场的一家小店铺,这是哥哥之前带她来逛的时候她看到的。

    她们在商场的一家咖啡厅见面,未言比曹殊早到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见了面刚要起身,未言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屏幕上显示是苏北桐。

    未言拍了一下脑袋,这段时间忙得又忘了苏北桐爸爸的事,到现在也没抽出时间去亲自问候一下,真不应该。

    “喂。北桐。”

    “未言,你现在在帝都吗?”

    “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在帝都,我想来找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现在过来吧,我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很快,一会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未言放下电话,她感觉苏北桐的声音似乎不似以前那么开朗了,甚至有些郁郁寡欢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曹殊问她。

    “感觉苏北桐最近状态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曹殊听未言说过苏北桐家里的事情,她其实很理解苏北桐的心情,因为她曾经有过比她现在更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一会她来了你们再细聊吧,现在空想也无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未言拿起包和桌上的咖啡:“走吧,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从商场的咖啡厅走到一家手工艺店,店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种纯手工制作的小摆件和小玩意,纯实木的装修也给这家店铺添了些韵味。

    未言去柜台找到老板,她想要亲手制作一个手工艺品带回去送给懿洺。

    她想的制作和其他顾客还不太一样,更复杂,所以向老板简述了一下她的缘由以及她做好的一系列准备,征求到了老板的同意。

    老板是个看上去四十多岁中年男子,微微有些啤酒肚,看上去很憨厚。

    他听了未言的话之后感叹:“现在像你这样用心的小姑娘可真是不多了,有这个耐心来制作真正的手工艺。平时来我们店里的人啊,六成是买做好的成品,剩下四成是美名其曰亲手制作的,其实呢,也就把几个零件拼起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未言没说话,跟着老板进了里面的制作间。